名人專訪

老字號情意結
么鳳掌門人司徒永信

巴絲打7個月之前發表

涼果老字號上海么鳳第三代掌門人司徒永信(Ivan),恐怕是唯一一個不被高登會員狠批「父幹」的繼承人。Ivan透露當年接手么鳳是負數,欠債纍纍之餘,店面一年勉強只有六位數進帳,扣完人工租金燈油火蠟,收入低過最低工資。有想過放棄嗎?沒有。奮鬥史在他二十出頭揭幕,令他撐下去的,是家人、好勝心,以及土生土長的香港人才懂的,老字號情意結。
林:林祖舜 司徒:司徒永信

林:據我所知,上海么鳳現在有二十多間分店,旁人或多或少也眼紅你的成就,想問你的成功是靠父幹嗎?

司徒:父幹一定沒有。年輕時覺得家人做生意了不起,母親說她月薪七八千,我以為薪金跟生意是兩筆數,其實不然,么鳳生意從來沒我想像中好。

林:你最初怎樣接管么鳳?

司徒:我二十歲在外國讀書,一年三十五萬學費,不料單單這三十多萬就令媽媽按下很多資產,甚至問人借,那讀兩年豈不要借六七十萬。05年經濟差,有師兄讀完IT回來月薪九千,這意味着我勉強去讀書只會連累家人,就趁澳洲年尾放暑假返港。

最初我只打工,談不上接管,母親叫我做甚麼都得做。但同場看舖的姑媽老是黑面,擺出一副「你做乜都唔啱」的姿態,看扁我。我讀聖若瑟,好勝,不能被睇死,於是我每日工作十小時,搬搬抬抬也得做,收入跟伙記一樣,兩年多沒放假。有時星期六早上去做游泳助教,做兩三小時就等於一整天收入,下午去打籃球當放假,平時甚至病也回來幫手。

林:你剛才說早期么鳳生意不好,你怎樣改變這局面?

司徒:書讀不成,沒專長,初時只能靠勤力補救。後來知道單靠勤力不夠,要針對問題去研究才可解決。跟客人聊天是很有效的市場分析手法,我問光顧的客人是否剛放工,住甚麼區,他們都願意答,也顛覆以往認為只有銅鑼灣的街坊才會才買的思維。他們有些住很遠,特地來買,十年前會來么鳳捧場的客人,原來已經遍布整個香港。

我想開分店,但沒錢,得想辦法準備第一桶金。

剛打工時,我一年儲三萬,每日只用二十元。儲兩年,有四五萬,跟朋友合伙做年宵,每人夾三萬開檔。年輕時心想年宵賣甚麼都賺,一個氣球成本幾元,賣五十元一個,一天總不至於賣不出一百個,可首五天加起來沒兩千元生意,嚇得腳震。初時以為氣球不吸引,連忙上廣洲看有沒有玩具可以賣,少年心浮氣盛,入廠看覺得沒問題,但冷靜下來發覺不對頭,總覺得長成那樣子的玩具根本不會有人要,苦無去路時想到最後一個點子:去么鳳問母親賖貨。

然後,最後三天做了十萬生意,平均三萬多一天,淨賺兩萬多,一人分一萬也可以過肥年,當年月薪五千的我,賺一萬的快感比得上羸一場賽車。
林:看來年宵一役為你打了強心針,之後有再接再勵找機會嗎?

司徒:小時候吃喝無憂就會滿足,但年宵之後,我開始有野心。

年宵不久後我們又參加工展會,有熟客質疑為甚麼么鳳會打折(同場沒有人不打折吧),因為當時沒掛招牌,不易解釋,幸好有「代表性」的瓶子,而我又解釋到貨品分別,總算解拆得體。

做工展會最賺是獲得百佳採購員的青睞,他們有意入么鳳涼果,開了好條件,於是我決定試做三間。百佳找我洽談後,有天我到祟光買午餐,忽發奇想,問員工有沒有興趣進購么鳳食品,員工不知所措,說沒聽過,剛好有經理來,直接問他可否在祟光賣么鳳涼果,結果一拍即合。

題外話,同年父親過身,遺產只有百二萬物業,臨走前更抵押去做善事,捐六十萬去公益金。如果這也算父幹的話……哈哈。幸好那年的百佳和祟光成績很好,一個新年賺五十萬,之後我把全筆錢交給母親,剛好填補父親捐出的金額。

林:由負數變成零不容易,百佳和祟光的幫忙應該算是轉捩點吧?

司徒:還未到真正的轉捩點。工展會,百佳祟光循環做了兩三年,兩年間也租過臨時舖,那時尖沙咀有三個場,一直到債務還清後,我再儲一年錢,籌劃開第一間長租分店。我膽粗粗去太古某商場叩門,但一直不被正視,最後亦談不來。我任性地想在太古開第一家分店,後來再與AEON商討,他們對我出奇地好,竟在板長旁留位給我,要知道當時板長每天都有人龍,AEON打算很便宜地租給我們。那是我第一間簽下的長期分店,裝修自己跟足。

我把工程批給朋友父親,頭尾去十次大陸,選好材料,回來做,花不到十萬,最後又弄個牌匾。做涼果行頭窄,沒老字號會大模大樣開分店,大家做幾十年沒擴張,所以么鳳第一間分店開張之後,一傳十,十傳百,開始有商場找我。當然我錢有限,除非放租的肯下調租金,否則我幾乎連租也付不起,做老字號生意,分店無法開快。我覺得,么鳳賣的是香港味道,貨種較傳統,對商場來說,我們很有特色。
林:第一家分店開張之後,往後的日子總算順利吧?

司徒:往後幾間分店開得穩定,租金便宜,不怕輸。隨後一年開兩三間,三四間,到今天將近三十間才停下步伐,開始儲錢,不然銀行長期只有幾萬,過不了日子。我很多ibank朋友賺得比我多,別看么鳳廿多間分店,一年盈利不過幾百萬,除開每間每月賺的實在很少,賣魚蛋都可能比我富有。

林:我見你店內有些貨很便宜,但有些過百元一兩,味道的差別有那麼大嗎?

司徒:味道我不敢說,我不是食神,定價高低全因成本。之前有客自稱平日買三千元一两陳皮,我從未聽過,以為自家六七十元一两已經很貴,我拿一點給他試,他說味道差不多,就買了三千多元。我猜,三千元怎樣也比六十元好一點吧,但如果按性價比而言,你買了架跑得跟林寶堅尼差不多快的R35,不就很化算嗎?還有冬薑,別看它每两賣一二百元,醃好的冬薑要人手剪,一小時能剪多少?頂多兩三斤。我年輕時剪過,弄一小時雙手已經起水泡,是辛苦錢。

林:從第一間分店開始到現在,足足橫跨八年時間,除了工作,你會怎樣用自己的私人時間?

司徒:以前勤力,休息日也會去準備開分店的商場觀察幾天,記錄人流,包括淡旺時段,電影換場時段,閒日會去,周末也會,要研究一個位置,一看就要看十多小時。觀察過頭幾間後,之後就少了,因為有經驗,走幾轉就猜得出那個場能不能做。做生意時一定要搜集多點數據,有數據才有信心,我早期幾乎沒有私人時間,因來我想走好每一步。

後來有段時間懶過,結婚前一段日子,曾沉迷賽車,那時比較揮霍,現在收斂了,畢竟兒子兩歲,我也得定性。

林:你覺得自己算守業抑或創業?哪樣更難?

司徒:我算半守業,半創業吧。最初我在么鳳只算打工,今天我可以home office,差別甚大。或者你五年後再問,我可能答你守業更難,但現在不知道。創業並不易,沒人可以告訴你做甚麼生意穩賺不賠,我自己好運,繼承招牌,這個起步點不是人人都有。不過話說回來,近幾年新年氣氛愈來愈差,很多人寧願去旅行,也不留港開派對,應節賀年生意變得難做,只能搞周邊,重新考量有甚麼新產品可以賣,要為品牌注入新生命。
林:說起創新,日本和菓子也曾面臨危機,但他們重新包裝後,吸引年輕一代的顧客嘗試。

司徒:日本和菓子包裝很好,但我不太喜歡黏黏的口感,小時候吃過就沒再吃,那是童年陰影。之前合作伙伴說我們實而不華,從商品、員工,以至老闆亦然。或者有一點我跟別人不同,利潤並不是我最先考慮的一點,我只想保留最原始、自己覺得最好的味道。

我知道業界有不少牌子愈做愈差,人工貴,租金貴,被逼買便宜貨,並非無法理解。我所能做的只盡力維持香港的味道。正如6元一磅瓜子我見過,但不會好吃,瓜子香港沒有,一定要從大陸運來,但自己炒跟大陸炒的不同,其他公司賣得便宜,甚麼人炒,一試便知。

林:香港的老字號已經買少見少,你從小在這區長大,會感觸嗎?

司徒:幸好我讀不成書,沒當醫生律師。如果讀得成,就沒有么鳳。當年么鳳一年賺15萬,我月薪$5000,有幾年連租也要借錢才能交,難道你說我們要放棄,去洗碗洗車嗎?那陣子親戚不想繼續,只剩下母親和我,我計過,蝕30萬一年,試2年,大不了真的結業。我們的業主好,即使簽了約但蝕錢投降,他不會留難你,甚有人情味。

過外國讀書易,做老字號繼承難。舊日的字號漸漸消失,誰接手?子孫嗎,他們年薪動輒廿萬,不稀罕每月賺你幾千,除非你有舖,可以賣幾億,但到時就算家人不逼你賣舖,也不會接手,莫非要自己做到鐘停?人終須閉幕,一個字號很容易從街上抹去。

租金高,舖價貴,麻煩的根源。小時候,早餐買火腿麵包鮮奶,放學篤魚蛋,夜晚十點吃糖水,吃完看星矢,平時去隔壁吃雲吞麵,就像自家飯堂輕鬆,跟老闆有說有笑,你踢拖買橙,去電車站喝粥,都可以賖數,彷彿整個銅鑼灣都是熟人,街坊鄰里很友善。近十年不同,如今到處藥房,香港人很多病嗎?應該是社會有病吧?
林:也許真的如你所言,社會病了。不少年輕人都抱怨,一來上游機會少,二則覺得怎樣付出也沒收穫,意興闌珊,你也有朋友這樣嗎?

司徒:勤力只是基本,人生頭十幾二十年勤力,總會有意料之外的收穫,雖然你不知要勤力到幾時,但切勿挨幾挨就覺辛苦。如果你挨過仍無法上位,最好也先檢討自己為甚麼沒有機會,是否有人能力你之上?要不就急起直追爬羸對手,不然就跳去第二間。機會總會存在,亦總有人遇不上,很正常。

當然,時代不同,老一輩人用昔日的準則去量度年輕人並不公平。舊時你勤力,一定上到樓,這個「一定」是指你做打份牛工都可以置業安居。現在機會的確很多,但很多人無法抽離手上的工作,日間忙到九彩,一放工就放空自己,自不然無法好好計量往後的自己可以怎樣。

如果你月入四五萬,做不成李嘉誠,也足以過世,我很多朋友賺得比我多,但做人沒有目標。香港「短炒維生」的風氣太猖狂,我只懂腳踏實地。雖然並非必然,但只要你肯勤力,別人會幫你,給予你機會。

林:你平日有沒有上高登?對高登印象如何?

司徒:有。我覺得高登仔就像一拳超人,看上去很平凡,實際很強。從他們的起底速度就可見一斑,他們幾乎無所不能,差在有沒有觸發點推動巴打行動。看過一個post「大家影吓自己屋企有幾多錢」,有人影幾架跑車,還有一磚磚千元金牛,最誇張的好像叫「車厘妹」,有好幾十億在銀行,真不知何許人物。高登很多高人,亦很地道,本土味十足,一看就聯想起香港的味道。

林:請贈高登會員及讀者一句金句?

司徒:「年輕的朋友食少啲花生,該做的要走出來做。」不多解釋,自行意會吧。

林:請選一個你最喜歡的icon。

司徒:我喜歡[offtopic],要脫離固有框框思考,才能向前行。


會員編號:547610
膠名:司徒永信

相關文章

更多文章

《加勒比海盜:惡靈啟航》
醞釀魔盜王接班人

 KS 於 9小時之前發表

不經不覺,《加勒比海盜》系列原來已拍了14年,連同最新的《加勒比海盜:惡靈啟航》來計,有了5齣作品。未知還有多少「魔盜王迷」尚會誓死追隨系列靈魂人物,即尊尼特普飾演的Captain...

詳細閱讀

好game有好報
《巫師3》今年首季銷量仲高過上年同期

 航仔 於 1日之前發表

一隻好遊戲究竟壽命可以有幾長?波蘭遊戲開發商CD Projekt Red早前公布2017年第一季度財務業績,總收入增長17%,達9930萬波蘭茲羅提,奇就奇在CD Projekt ...

詳細閱讀

X-Men外傳《The New Mutants》行恐怖片路線

 航仔 於 1日之前發表

Marvel超級英雄片雖然娛樂性爆燈,但格局略嫌大路,欠缺驚喜,因此《死侍》、《盧根》等具備另類風格嘅作品至能夠成功跑出,X-Men外傳電影《The New Mutants》更計畫...

詳細閱讀

都係窄邊框
Galaxy Note 8疑似邊框流出

 蛇叔 於 2日之前發表

日前同大家分享過一段懷疑係Galaxy Note 8 Dummy嘅短片,真假就肯定證實唔到,但黑色一舊膠實在較難令人信服,不過今日再有人爆料,唔知今次可信性由有幾高?
......

詳細閱讀

唔止容量多咗咁簡單?
紅米Note 4X高配版

 蛇叔 於 2日之前發表

3月嗰陣小米香港引入紅米Note 4X,雖然規格為佢帶來好評,但有部份人認為3GB RAM+32GB ROM配置始終唔夠用,所以後來香港亦順應民意加推高配版。......

詳細閱讀

Fuze Card:一張智能卡取代30張卡

 航仔 於 2日之前發表

「一卡傍身,世界通行。」 - 呢句出自某大信用卡公司嘅經典宣傳標語,原本Plastc智能信用卡可真正實現,可惜呢個眾籌項目最終以爛尾收場,未竟全功。最近Indiegogo再殺出擁有...

詳細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