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專訪

荔園重建
邱達根的回憶與騁望

巴絲打3個月之前發表

97年榮休的老牌遊樂園荔園,上年打着懷舊旗幟重臨香港,雖然只有短短一個月時間,已經勾起無數港人的集體回憶。自舊荔園長大的邱達根,為圓先父願望而再建新荔園,除了是向上一個時代致敬問好,讓曾到訪的遊客懷緬一番外,更重要是希望這一代的小朋友,能從新荔園找到屬於自己的可貴回憶。
邱:邱達根 林:林祖舜

林:你小時候父親有帶你遊玩荔園嗎?他會跟你一起玩嗎?

邱:上年有傳媒問我能否找出一張在荔園跟老爸一起的合照,沒想到竟真找不到。我小時候,父親帶我到荔園都只為工作,沒一刻放鬆下來,每次去大多針對個別問題作研究,包括樂園的色調配搭是否順眼,保安工作有沒有改善空間之類。他算是嚴肅型父親,也沒辦法,他足足大我五十年,當我還是四﹑五歲的時候,他已經五十多了,是在事業上搏殺奮鬥的年紀,再加上那個時代也沒有鼓勵甚麼親子活動,所以就算到荔園玩也是等他走了才自己一個玩。

林:那年代做父親的,跟我們大不同了。怎樣說你也算是對舊荔園最熟悉的人吧,你對昔日的荔園印象最深刻的是甚麼?

邱:雖說我以前常常在樂園逛,不過對玩樂的印象不太深刻,倒是比較記得一些突發意外,例如打架或偷竊等,有不少案件仍記憶尤新,例如有小孩失散哭得天崩地裂,不知情者還以為他被拐帶了。也許因為我的角色不是遊客,心態更似管理人員,所以印象深刻的往往不是場內的遊戲。

還記得在七十年代那時,樂園捉了個犯偷竊的越南人,那時面對這種情況通常都會私了解決。當時那越南人雖然被捉,但氣勢十分凶狠,說:「我係江湖人!你捉我入差館,我出返嚟一定同你哋死過,同你哋沒完沒了!如果你肯放我走,我畀你哋打一身,唔會再返嚟!」副經理面對這男子束手無策,只好問我大哥:「老闆,點搞?」我大哥也未遇過這類情況,為免對方尋仇,只好接受對方的建議。

副經理戰戰競競地走向越南漢,蓄力向他小腹出了一拳,不料對方肌肉十分結實,受傷的竟然自己。哥哥見狀也躍躍欲試,又向他出了一拳,不意外地,越南漢紋風不動,最後也只好放他離去。
林:七,八十年代有很多你意料之外的事會出現,這年頭不會再發生。就像今天要在香港開一個動物園也近乎不可能了。有很多朋友之所以對荔園印象深刻,往往都是因為那頭大象。你對哪隻動物的印象較深刻?

邱:也是大象天奴吧,牠可是一頭很有個性的象。大家都知道牠來歷吧,最初牠隸屬緬甸來的一個馬戲團,受過訓練,懂得很多事情,例如向遊人討食物後表示感謝等,後來馬戲團離開了,因為沒有運輸費把天奴運回緬甸,結果就住在荔園了。

天奴居港後雖然沒有人再訓練牠,但有趣的個性仍吸引了不少人。不得不說,一開始,也許是因為有人惡作劇,餵垃圾給牠吃,於是牠會悄悄在河邊吸水,然後冷不防向作弄牠的人噴去。天奴本來記性就十分好,欺負過牠的人一定記得,每次趁那些人經過時就會噴水,當然有時天奴會點錯相噴中長得相似的人,有不少無辜朋友不幸受難,卻成為他們人生中很值得留念的一幕,多年後重提亦是樂趣。

林:因為意外被噴而成了人生重要的一幕回憶,想起來也覺得搞笑。得知你是為了一圓先父遺願及重現港人集體回憶而重建荔園,你認為當下的新荔園做得到嗎?

邱:誠如我剛才所說,多年後值得重提的回憶,正是荔園能給大家最寶貴的事。如果我們以短租形式運行,真動物是做不了。上年我們以懷舊主題切入,最希望是如今已為人父母,但曾經光顧荔園的朋友,能跟他們孩子說:「父母以前就是玩這些遊戲長大。」

對荔園印象最深的是60至80年代成長的人,90年代打後荔園已步入息微,一來沒新設施,二來亦減少投資,人流漸降。結業後,過了近20年才重新開張,這期間成長的人不知荔園為何物,於是我們上年以懷舊作基調,讓大眾重新認識這個品牌。

但今年改變了方針,畢竟你沒辦法一直掛懷舊之名營業,會被人嘲笑技窮。新荔園最希望能繼承的,是讓來過的朋友過多十年二十年仍記得這個品牌帶給他的歡樂,就像今年我們新增了賽車場,目的是吸引年輕愛好刺激的朋友來參與。

當然,我們樂園主打對象還是3至13歲這年齡層的小朋友,始終往時的服務對象也是他們。我希望荔園對現代小朋友而言是個有共鳴、可以帶走歡笑的地方,所以你見我今年跟「妖怪手錶」合作,坦白說如果不是搞荔園,我一定不會知道這套是甚麼動畫,我們那個年代只看高達,但你也能想像到,如果荔園放的都是高達,受眾就不可能是這一代的小孩子了。
林:香港的確是愈來愈少給小朋友玩樂的地方,以前還有一些平民遊樂園,今天也沒有了。你是七十年代出生的香港人,成長時恰恰見證香港八、九十年代的繁榮,近年我們常提起「集體回憶」,是否意味着香港已經變得跟往日不一樣?你會否感到可惜?

邱:不單是香港,世上有不少城市都在發生同一樣的事情,像英國,美國,甚至北京,當地人都對「舊時代」三個字十分嚮往。我猜箇中原因是世界變快了。因為網路技術發展得快,世界步入一體化,每個地區的特色不被本地人關注而逐點逐點消失。世界共融之後,你一定想看最先進的事,或最好看的東西,香港人這樣,外國人亦然,那些「不夠搶眼」的本地事物很快便會被淘汰。這兩年如果你有上北京,便會聽他們說「北京都不一樣了,胡同全都沒了」,而你也想像不到,近來他們最流行的竟然是用京腔和老北京話表演的節目,對,他們也在懷舊。

懷舊是世界潮流,最近也有很多翻炒電影,如《捉鬼敢死隊》,不也是十幾二十年前的電影嗎?卻很好地捕捉對這套舊電影有深刻印象的觀眾;還有近年復興的黑膠碟風,也是相同道理。

現在有太多新事物取代舊的,也許你十年後回首一看,今天的一切都已經變得不同,到時你又會懷念這個年代。

林:那你認為還有甚麼「港人集體回憶」對你而言很重要?

邱:太多。對我而言,港產片在我心中佔上很重要一席。如今只剩下合拍片吧,你再拍不出八、九十年代那時的戲。即使同樣是周星馳,你會覺得美人魚已經不是那回事。近年確是多了些類似《狂舞派》這類較為本土的作品,但你亦明白他們怎麼也取代不了當年港產片在你心中的位置。舊時的港產片可是全球華人都追捧,就連韓國日本也有影迷,你可想而知影響力有多大,就像當下韓劇一樣。

林:我們都是那個時代長大的,看着一些以前的事物逐點逐點消失,多少也會失落。如今你已成為幾個小朋友的父親,你會怎樣填補因成長年代不同而出現的代溝?

邱:我有三個仔一個女,他們的成長當然跟我不同。別說我跟他們有代溝,就是相隔幾年的人也會有代溝。跟我父親不同,我不會給他們壓力,只要小孩能做自己喜歡的事就夠。有時他們調皮起來,自己也得出手教訓,「爸爸」這職位九成時間是白臉,但當有時連「媽媽」的小罵也治不了他們,「爸爸」的臉就要變黑了。
林:跟我一樣,最惡的角色怎樣也要由父親來做。但不說我們的下一代,就講時下的年輕人,他們對將來沒有信心,你認為造成這種心態是原因是甚麼?

邱:向上發展的機會確是少了,而且報紙傳媒亦頗為負面,很多都在報導經濟不好民心不穩。我自己有搞科技產業,不時去三藩市最富有的城市開會,那邊雖說是全球最頂尖的都市,卻一街都是乞丐或道友;你也可能會羨慕以色列科技發展不錯,但他們的國家四周都是仇家,每天都活在恐慌之下。只能說一個先進的城市總有大大小小要獨自面對的問題,香港不是唯一,當然亦非例外。

林:這些問題是因為自身競爭力不足嗎?但我又覺得今天的年輕人不會輸我們那代。

邱:是科技帶來的問題吧。以前你賣一件貨,從生產商到你手上已轉手多次,有很多「中間人」從中取利。互聯網改變了這個狀況,從前你花十元去買一元的貨,有九元是付給負責中轉的行業,今天你上網就能看見不同商品的價格,要貨比三家嗎?很多時還是價低者得,最後就形成價格戰爭,最先被犧牲的當然是「中間人」,然後小本經營的商家也難以支持下去。原本某商人的銷售地區可能只有他一家供應,現在卻要跟來自全世界不同地區的同行較量,畢竟運輸成本降低,例如北京人要從上海買件電子產品,運費可以很便宜,結果在北京經營的老牌電子產品的門市生意就會日漸萎縮,最後只有大企業能生存下來。

林:的確有互聯網後,購物方便了,變相是中間的過程簡化了,也就是一些我們平時看不見的人失業了。

邱:被科技摧毀的行業數之不盡,像無人駕駛已經開始普及,有多少司機會被淘汰?還有航天拍攝機的技術亦日趨成熟,你覺得類似邊境守關甚至保安這類工作,用人好還是用機械好?為了節縮成本,最後會有多少商家轉用機械,這點恐怕大家一目了然吧。還有SOFTBANK,如果大家可以花一萬至二萬元就能買一台能取代服務行業職員的機械人,你認為失業率將飆升到怎樣的地步?

林:你認為這些轉變是十年內或二十年來會出現的嗎?那年輕人可以怎樣面對挑戰?

邱:我看不透未來十年二十年會變成怎樣,因為科技發展得很快,但年輕人不能因此卻步,要學會創新,為甚麼你覺得沒有機會的同時,世上另一邊又有些年輕人找到機會呢?不過更重要一點是,你絕不可以靠抄襲起家,最終只會兵敗如山倒。當年小米打着中國iPhone的旗號宣傳,但現在中國人都用iPhone了,還要小米幹甚麼?若要用不同的,那還可以選擇華為、三星等,單靠模仿抄襲不久便會被淘汰,也是時勢逼人。

林:山寨曾經是中國的拿手好戲,但現在已經走不下去了吧。

邱:香港也是個擅於捕捉潮流而發財的城市,在八、九十年代,如果你發現某些事物在美國有,而香港沒有,你把美國那套搬過來,也能發得不清不楚,現在可不行了,互聯網令世界一體化,美國一旦有新產品,他面對的市場就已經是全世界,你再抄也抄不出他水平的話,只會白費功夫。

當然你不時見到有朋友開日式雪糕或韓國食品店,這類規模相對細小的企業倒是不用面對這類問題,畢竟你怎樣一體化,也不可能會從日本運支雪糕過來。
林:網友常說那些抄日韓的食品店,壽命不會長,恐怕也是同一道理。對了,你有上過高登討論區嗎?你對高登印象如何?

邱:有啊,高登是個很火熱的討論區,集結不少民間智慧,而且言論幾乎沒有底線。我見時事台上的資訊來得去亦去得快,沒討論價值的話題很快便沉了,留在第一頁的都相對有議論空間。高登其實改變了傳媒,其他討論區或網上平台往往只會從傳媒手上取得資料來討論,但現今傳媒卻不時從高登討論區中取料撰文,生態不同了。

林:請給讀者一句金句。

邱:要夠膽去試,不要自怨自艾。

林:請選出一個最能代表你重建荔園心情的icon。

邱:[sosad]笑中有淚,很不容易,還有#kill#,開業時要衝鋒陷陣。
會員編號:556592
膠名:邱達根

相關文章

更多文章

Gaming都可以貼地?
HP Omen by HP Laptop 15

 蛇叔 於 8小時之前發表

HP唔係未出過Gaming Notebook,不過佢哋最近喺香港推咗比較親民嘅Omen By HP系列,除咗用上最新配置同規格,佢仲有冇其他特色呢?
......

詳細閱讀

懷舊第一身射擊學《DOOM》玩暴力爽快

 航仔 於 8小時之前發表

近年好多遊戲都賣情懷,畫面特登整到8-bit起格,控制求簡單直接,一樣能取得玩家喜愛。Devolver Digital公布第一身射擊遊戲《Strafe》將於3月28號登陸PS4同P...

詳細閱讀

占士金馬倫想拍番《未來戰士》?

 航仔 於 8小時之前發表

《未來戰士:創世智能》美國本土票房成績慘淡,雖然靠外地票房撐起仍然有賺,但片商好快就決定終止拍續集。有傳《未來戰士》之父占士金馬倫正商討回歸系列,但唔係自己落場做導演,而係搵《死侍...

詳細閱讀

續航力長達25日
Withings Steel HR智能錶抵港

 女漢子 於 10小時之前發表

CES完咗唔夠一個月已有展內產品登陸,Nokia旗下嘅Withings今日宣布喺香港推出Steel HR智能健康手錶,具備持續心跳監察及自動活動識別功能,電池壽命最長可達25日。....

詳細閱讀

香港用Note 7特別慘?
S8遲到仲要冇折頭

 女漢子 於 11小時之前發表

除咗Galaxy Note 7爆炸懸案定論,Galaxy S8會唔會按正常情況喺2月MWC發布都係各界焦點。三星移動部門主管高東真首次代表公司回應傳媒相關提問,答案係唔會。全世界一...

詳細閱讀

背殼供應商面臨破產
LG G5恐現停產危機!

 女漢子 於 11小時之前發表

LG G5模組戰略失敗,而LG G6亦發布在即,之但係無理由2016年機種賣1年落架咁短命,如果係零件冇貨又唔同講法。韓媒Bizhankook報導,G5背殼獨家供應商因經營困難,已...

詳細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