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登熱話

【高登國際線】異地港生訪談錄(日本篇一)

2個月之前發表

2019年12月中下旬,K親切地接待高登的訪日記者。兩人約一星期前已在通訊軟件上簡單聯絡過,當時K只表明自己是居日留學生。記者在日工作時,K無償配合,一手包辦聯絡及「導遊」。Where there is a will, there is a way,K的支援讓訪問及這系列在萬難之中順利開展,本台不勝感激。

記者:軍火佬  編輯:辣椒醬
從香港去日本 從日本回香港

K 兩年前選擇東去,如今數算著餘下的時間,只剩半年,去向如何仍然是未知之數。

他回想當年雨傘革命後的社會氣氛,不無氣餒。近半年的運動卻有別於前,「不割席﹑不分化」一句在7月由口號﹑理念昇華成共識,見證港人由7月去到9月﹑10月都真正做到和勇不分大團結,「我覺得香港仍有希望」。

於是,K身在異鄉,白天在大學如常上課,當一個日本學生;下課後急不及待尋找香港的資訊跟進,每晚追看直播新聞,讓自己「回鄉」,做一個「香港人」,直到夜深。

當然,如果K一直只留日而從未親身參與過這場抗爭,又怎算得上是「香港人」,感受亦未必那麼深刻。7月,K回港過暑假,參與了數場遊行,「原來前線已「進化」得這樣非常快!」,看多少直播亦無法擬真,他慨嘆如果從沒上陣,就已經跟香港抗爭者脫節,成為隔岸觀火的人。

留日學習兩年,將來或許可以選擇在當地工作,甚或結婚。K卻想到23條、國歌法等惡法將陸續有來,衝突將越來越多,長居異地,無法參與;而且,畢竟日本傳媒不會緊密跟進香港情況,香港亦未必能長據國新聞版面,哪怕每夜追看直播、新聞,無力感亦無法消除,他仍是隔岸的異鄉人。
珍惜每一位國際線的同路人

在K觀察中,日本人算不上很關心政治——至少年輕一代似乎普遍比較冷淡,K認為這或許因為日本贏在起跑線——日本很早就啟蒙和起步,1912年大正政變後開始實行民主制度,及後哪怕有分歧,亦可算是可以透過民主制度解決。

然而,令K感觸的是仍有不少日本人非常關注香港事務。較早前K參加一場東大研討會,200個座位全滿並要臨時加位,參加者大部分是日本學生。該次訪談中,除了K,同行的港人還有一名在日工作的J,對於日本人如何看待香港抗爭一事,她有更深的體會。
他們真的很喜歡香港

「12月中日本的人權法遊行,很多參與者都是日本人,有不少更表示自己是從外國飛回來參加遊行,原因很簡單,他們真的很喜歡香港這地方。」

國際線的朋友喜歡香港的這個地方,願意「企出來」;在異鄉的港人亦心繫於此。或許之前我們生活在港,一切習以為常;但這幾個月,我們覺醒了,更珍視「香港人」這身份,我們這一代香港人,或去或留,本身已承載了香港的文化和精神。當我們捍衛自身的文化,對抗一個極權制度的侵蝕,自會凝聚來自國際的目光。

相關文章

更多文章

19政府派1萬蚊,各位會點用?

於 14小時之前發表

19政府派1萬蚊,各位會點用?...

詳細閱讀

KONAMI密碼「上上下下左右左右BA」設計者橋本和久逝世

於 14小時之前發表

橋本和久曾參與小島秀夫的《攔截者》(Snatcher)、《實況足球》以及《宇宙巡航艦》的開發工作,甚至曾在採訪中承認過,第一次玩《宇宙巡航艦》大型電玩版時覺得很難。...

詳細閱讀

第十屆高登仔老母創意料理大賽

於 18小時之前發表

Facebook見到啲菜式 拋磚睇下高登仔屋企有冇咩創意料理

「自己啊媽就無。人哋工人姐姐整。燒賣蒸肉餅」...

詳細閱讀

[懷舊街機撚] 格鬥如果係capcom,打飛機係咪彩京?

於 18小時之前發表

彩京啲打飛機game真係好打啲...

詳細閱讀

伊朗熱到HiHi,病毒殺傷力好似仲勁o左

於 1日之前發表

似乎曬太陽呢招唔work...

詳細閱讀

暗戀o左個男同事﹐原來佢有女朋友

於 1日之前發表

我未見過佢提過有女朋友,但哩幾日,聽拎到佢人傾電話,仲要女仔聲。

我吊,原來有咗女朋友。...

詳細閱讀